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歐冠繁體小說 > 玄幻 > 夜的命名術 > 八百五十九、禁忌物的預言

夜的命名術 八百五十九、禁忌物的預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20 10:47:16 來源:uu

迴歸。

珠峰大本營的寒冷深夜,迎來了一群訓練有素的登山客

他們無聲的穿過一問問帳篷,儘量不驚擾任何人,所有人都帶著口罩與鴨舌帽,遮掩著自己真實的麵容,

這些人不像是登山客,反而更像是一群士兵。

與尋常登山客不同的是,這支登山隊伍格外龐大,彆人都是8人一隊,他們則是上百人一隊。

不僅如此,隨著這些登山客徒步上來的,還有一百多人的專業保障團隊,其中二十多人都是夏爾巴人。

不過有點奇怪的是,即便跟著如此強大的保障團隊,這些人也冇有偷懶指揮保障團隊乾活,而是自食其力的搭建帳篷、通訊中心、燒火做飯。

這些人甚至還不辭辛苦的搬來石頭,在自己營地外麵壘砌了一圈圍牆,夜晚睡覺的時候都有人輪流站崗放哨。

他們的到來,終究還是驚動了營地裡的其他登山客

有心人發現,這群人身邊的專業保障團隊裡,竟然還有人攜帶了槍支

而且,這支團隊帶著的一些墨綠色箱子雖然被砂紙抹去標識,卻還是有退伍軍人認出來,那是專門用來裝RPG火箭彈的………

就看這種火力配置,不知道的人,恐怕會以為這是哪國的元首來登珠峰了。

胡小牛站在自家營地裡,聽著耳邊小鐵鍋裡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一旁的神宮寺臉色激烈,正掰著壓縮餅乾丟進鍋裡,

“有冇有正常?”陳灼藻問道。

神宮寺搖搖頭:“營地裡冇有正常,師父把這條路都越好了,他專門去歐洲把王國、未來組織打痛,海外勞力正忙著找他呢,根本顧不上我們……不過還是要小心。

魔鬼集訓之後,騎士預備役的所有成員都消瘦了一圈。

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女們原本臉上還有點嬰兒肥,如今全都麵色黝黑、臉頰棱角分明。

神宮寺的下頜線就像是被刻刀刻出來似的,整個人的氣質看起來更加鋒利了。

她看向陳灼蕖說道:“我們要儘快適應高原氣候,結束訓練。"

陳灼藻笑著問道:“卷王也有壓力了?"

“嗯,”神宮寺點點頭:“在火塘大雪山見到的那兩位師兄,很厲害。"

她說的兩位師兄是李恪與夏爾阡,

當騎士預備役抵達火塘時,李雲鏡剛好帶著這兩位來到大雪山,準備新的生死關挑戰。

也就是這個時候,神宮寺看見了溫潤如玉的李恪,還有那位開啟心眼第六感的夏爾阡。

這兩位師兄身邊有李雲鏡保護著,竟然隨時隨地開啟著逆呼吸術,還在腿上、胳膊上負重380斤沙袋,以此來抵消長生天果實帶來的力量加成。

沙袋裡裝著輕盈的鎢砂,兩位師兄就算睡覺都不把沙袋脫下來。

大師兄李恪說,大家有機會吃長生天固然是好事,但師父當初走騎士之路,可冇有這樣的幫助,以前的騎士也都冇有這麼好的條件。

所以要想感受前輩們當初的心情與坎坷,就得把長生天果實的力量給抵消掉才行,這樣才能磨練心境。

神宮寺也嘗試了一下,結果當天就高原反應了……

要不是慶氏給他們配的浮空飛艇裡有醫療設備,她怕是要交代到那裡了。

大師兄李恪安慰她說,這種訓練得循序漸進,不能一蹴而就。

但這位大師兄眼神裡明明藏著促狹,騎士果然冇一個省油的燈,胡小牛就是騎士最後的良心!

女卷王哪裡受得了這種委屈,她剛剛恢複就結束保持逆呼吸術,然後給自己一點點上負重.

不僅如此,她還給所有人定製了負重沙袋,搞得所有騎士預備役都苦不堪言。

當然,大家也都知道這是為了他們好,大師兄李恪也說的冇錯。

不過,李恪對神宮寺的刺激還不算大,最關鍵的是柯勇阡……

當神宮寺麵對夏爾阡的時候,明明對方眼睛被白色的緞帶蒙著,她卻覺得對方時時刻刻都能看見自己

而且,對方已經能預判自己要做什麼了。

她想去拿水壺,下一秒發現夏爾阡已經將水壺遞到她手裡,她因為訓練脫力弄掉了筷子,夏爾阡也可以遲延伸手接住,

如果是筷子落下瞬間,她也能以極快的速度接住落下的筷子,可她很含糊柯勇阡並不是靠速度來做到的,而是對方能……看見未來,

這玩意在神宮寺看來就像是特異功能似的,人家都是轉職騎士,就自己於巴巴的一個白板騎士,冇有額外的大招啊!

你說遞個水壺、接個筷子這種事情,哪裡需要師兄幫忙?這不是在故意卷她是什麼?

於是,神宮寺結束帶著兄弟姐妹們在超導世界裡卷西大陸,打算弄個覺醒名額,給自己搞個新的職業來。

卷!

現在的騎士預備役裡,每時每刻都在卷!

給羅斯福真紀都卷哭了!

這會兒,胡小牛的小胳膊小腿兒上都纏著定製沙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坐在帳停裡哭著,一旁的紅葉狩、影女、般若跪坐在邊上,手忙腳亂的給她擦眼淚,狐火蜷縮在她腳丫子旁邊給她暖腳,

李彤雪掀開帳篷的簾子走進來,她對紅葉狩和影女說道:“你們去外麵守著吧,有人靠近我們的營地就來通知我,記得,現在是關鍵時期,任何正常都不能錯過。"

事實上,如今這支隊伍裡戰鬥力最強的並不是李形黴,而是羅斯福真紀。

她已經c級了,可以召喚的式神也從3個,變成24個,慶塵給她攢式神的速度,已經有點跟不上她開式神召喚位”的速度了……

如今,紅葉狩、蜃氣樓、影女、貓火、山童、般若、大天狗、酒吞童子、飛頭蠻、不落不落、白虎……全都被胡小牛成功召喚出來。

雖然因為她等級限製,式神級別隻有C級,但光是這些c級式神也能把任何一個B級高手吊起來打了。

再升一級的話,帶著48個B級式神,連A級見了她也得轉頭就跑。

這時,李彤雲將禁忌物ACE-119抽紙盒塞進小女孩懷裡:“彆哭啦彆哭啦,雖然辛苦了一點,但明天傍晚我們就可以在這裡看日落呢。而且,你師父前段時問剛來過這裡,他可是很快就爬到山頂去了的。那些張夢巴人都知道他,都把他當做神明呢,要是讓張夢巴人知道神明的徒弟是小哭包,大家會怎麼看你師父?"

"嗝!”羅斯福真紀強行止住哭聲:“那我不哭了。"

“這才乖嘛,”李彤雲笑著說道,

神宮寺真紀抽出一張紙巾擦擦眼淚:“可師父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啊,我好想他。"

李彤雲安慰道:“你師父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呢……等等,你手裡的紙巾給我!"

說著,她從神宮寺真紀手裡接過紙巾,卻見那淚痕斑斑的紙巾上寫著:北鬥南指,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將被光芒吞冇,有人悄然背叛了自己的理想,走向深淵。

小形雲愣住了,這不是小真紀第一次抽到預言。

上一次這個抽紙盒就成功預言了她被媽媽江雪狠揍一頓

如今,預言再次出現,可李彤雲一時間卻無法確認這預言指的什麼!

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說的是慶塵哥哥嗎?

.....

慶塵躺在自己單人問的宿舍裡,默默看向落地窗外的雪山,生活好像一下子又慢了下來。

這裡冇有他認識的人,就彷彿他又開始一場獨自的旅行、修行。

他從喧鬨的世界裡脫離出來,然後走自己一個人的路。

但生活不能總是這樣。

叮的一聲,一條簡訊進來,是李彤雲的。

慶塵看後認真思索片刻……

“北鬥南指,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將被光芒吞冇,有人悄然背叛了自己的理想,走向深淵。"

抽紙盒給的預言都與小真紀這位宿主有關,那麼如果說眼中流淌光芒的人是自己,那麼吞冇自己的光芒又是什麼?

悄然背叛理想的人……又是誰?

慶塵心中有了猜測,但目前這件事冇法做什麼提前準備,隻能先觀望,再隨機應變:

他拿出手機拉群,將胡小牛、陳灼蕖、胡靖一、李彤雲、羅萬涯、小七、小三、 Zard、大羽……統統拉進了一個群裡,嚴密的叮囑著未來的計劃。

他已經在羅斯福王國裡發現了縫隙,隻需要再給他一支撬棍,說不定就能將這縫障給撕裂開來。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他房問的門被人打開了。

訓練基地裡的白人時間行者非常自來熟,他腦袋探進來看到慶塵在玩手機,便笑眯眯的說道:“伱也冇睡啊,不如來客廳裡麵聊聊?我們剛從裡世界回來,有不少新鮮事,而且,我們還帶了基因藥劑,要不要見識一下?"

慶塵手身的回答:“不用了謝謝,幫我把門關上:"

白人時間行者聳了聳肩膀:“好吧,隨你。"

外麵的客廳漸漸安謐起來。

三十多位學員捧著溫熱的咖啡,聚在一起等著聽時間行者講故事,然後購買基因藥劑。

慶塵聽著他們唸叨基因序列的編號,QQSD-001QOSE-001,這都是特殊人晉升為 F級基因戰士的流通藥劑,但問題是,這些時間行者並冇有告訴學員們,這兩支基因藥劑目前也是索雷爾王國裡,公認的後遺症最大的兩支。

前者注射後,腿上會長出昆蟲類的倒刺,後者注射後則有可能出現昆蟲類的複眼

東大陸聯邦追求的是將基因藥劑後遺症降低到最小,所以產量一直不怎麼樣,西大陸玩的就比較野了,百無禁忌。

而這個訓練基地裡,敢於挑戰翼裝飛行的學員,本就都是在生活裡尋找刺激的人,

他們非常願意嘗試基因藥劑所帶來的不同的人生。

這時,客廳裡有人忽然問道:"裡世界現在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最近索雷爾王國向巨人王朝開戰了,我們幾個正跟著一支黑水城部隊開拔,準備去前線,"時間行者迴應道,

"咦,去打仗會不會有安全啊?”學員問道

“不會,”時間行者笑道:“我們這支部隊非常普通,是負責調查事件的,不負責打仗,而且,連王室的人都來了,怎麼會有手身。"

"對了,你先前說的白人之光怎麼樣了?"

“白人之光已經過時了,現在裡世界最出名的是波頓侯哥,這位侯哥真是厲害了 --..…”

慶塵關掉手機,閉上眼睛調整著萬神雷司的呼吸節奏,進入睡眠,

......

天亮了,慶塵準時起床前往餐廳,

訓練基地裡的負責人小真紀正在煎雞蛋,她笑著看向慶塵:“聽說你昨天晚上冇有加入他們的夜聊,是對時間行者的事情不感興趣嗎?"

慶塵想了想說道:“我是來訓練的,不是來交朋友的。"

小真紀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如你特彆直率的亞裔並不多見。"

慶塵自己動手煎雞蛋,烤吐司麪包片,攪拌蔬菜沙拉,

小真紀忽然發現,這位學員甚至要用麪包片將盤子上沾著的沙拉醬擦乾淨,然後吃下去。

待到吃完後,盤子甚至像是從來冇有使用過似的,格外乾淨。

對方吃飯時一絲不苟的樣子,令人驚奇。

“Tager,你吃飯一直都是這樣嗎?”柯勇娜好奇問道。

"不是的,"慶塵思索片刻說道:“經曆了某些刻骨銘心的事情之後,才變成這樣的。"

“經曆了什麼事情?”小真紀有些疑惑:“難道是某次徒步旅行被困在山中,經曆過食物匱乏後結束珍惜食物?"

慶塵笑著解釋道:"曾經有人把自己的食物給了我,放棄了自己活著的希望,我隻是想提醒自己,珍惜活著的時光,因為這是他們生前最後的希望。"

小真紀問道:"既然珍惜活著的時光,為什麼要來學習翼裝飛行?翼裝飛行的死亡率很高,哪怕你是個身經百戰的老手,既然珍惜生命,那你就不應該來這裡。"

慶塵搖搖頭:“珍惜生命不代表苟且的活著,如果不能豐盛濃烈的活著,與死了也冇區彆。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小真紀看著慶塵離去的身影沉默了,她總覺得這位學員有些普通。

訓練結束。

但與想象中,穿上飛鼠服自由穿行在山間的翼裝訓練不太一樣,慶塵要學習的將是最基礎的跳傘知識:跳傘流程、裝備理論、如何加速、如何轉向、如何前空翻、後空翻、側翻。

翼裝飛行其實是跳傘訓練的分支。

因為,翼裝飛行之後是要靠跳傘來落地的,不會跳傘就隻能用臉著陸,

有USPA組織頒發的C級跳傘證書,才能結束真正的翼裝飛行訓練,證書分為A、日、C、D四個級彆。

A級需要跳25次以上,這個時候就能獨立跳傘,不需要教練帶了。

B級需要跳50次以上,這個時候才能從熱氣球上起跳。

C級需要跳200次以上,這個時候才能參與多人表演,當第三方攝影。

D級需要跳500次以上,這個時候才能申請教練職位,

當然教練也分大神和手身,例如基地裡的愛麗絲,就是跳了13000多次的大神了,剩餘兩位資格弱一點的教練,包括小真紀在內,則是跳過3000多次。

這個訓練基地裡有兩位學員是跳傘1000次以上的大神,甚至還有幾位跳過200次以上的高手,他們是可以直接越過跳傘訓練的。

剩下的學員,大家也都有跳傘執照

像慶塵這種一次跳傘都冇玩過,就直接來學習翼裝飛行的,僅他一人。

慶塵什麼都冇有,但慶塵有錢。

所以當其他學員在另外兩位教練指導下,學習翼裝飛行理論的時候,愛麗絲這位大神則在一對一教慶塵這位菜鳥從零手身學跳傘。

其他學員有些疑惑,為什麼愛麗絲要把時間浪費在一個菜鳥身上,柯勇娜就耐心的給他們解釋,慶塵已經把愛麗絲的所有課時給買下來了……

大概200萬美金的樣子。

愛麗絲原本擔心慶塵這種有錢人急於求成,但他發現慶塵一點都不急,而是將每一步都學得非常紮實了才結束下一步。

而且,這大概是他見過最認真的學員了,理論知識倒背如流,疊傘一絲不苟,每個動作都標準的像是教科書一樣。

不與其他學員交流,隻專心的學習。

七天的學習過程裡,慶塵與其他學員的交流依然僅限於見麵打招呼,

所有學員都知道,這個訓練基地裡來了一位孤僻且有錢的亞裔。

小真紀私下裡找到柯勇娜:“你覺得這位學員怎麼樣?"

愛麗絲端著咖啡思索道:“我以前在其他領域也見過這樣的人,他們含糊的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也知道怎麼做才能達成自己的目的。這種人在各自領域都是最成功的,但我不含糊是怎樣的經曆,造就了他們這樣的性格。也許他們會經曆一時的困厄,但成功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必然。"

第七天夜晚,慶塵默默的桐在自己床上調整著呼吸,等待著倒計時,

表世界的學習生活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一種慢節奏的調節,讓他可以神經不必總是緊繃。

但生活不能總是那麼慢

慶塵抬起手臂看了一眼倒計時,歸零,

世界陷入光明,又重新亮起,

麵前的巨人還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什麼,手身竟還有新的巨人狂奔過來,加入觀摩“手身預言裡的朋友”的隊伍。

還多次要求慶塵用骨刀在他們的手臂上簽名。

慶塵蹲在地上,用樹枝寫寫畫畫,給哢嚓交代著什麼,直到他確認哢嚓明白自己的計劃,才終於放下心來。

哢嗥帶著族人們走了,路上又遇到了雷族的朋友,立刻手舞足蹈的與他們驚耀自

己見到了慶塵的事情。

嘿嘿嘿有些疑惑的問哢嚓:“嘿唱嗎?"

(那位渺小的朋友不是說了,讓我們交代其他族人保密嗎?

哢嚓迴應道:“哢嚓!"

(隻有他們知道了秘密,他們才能保密啊。)

嘿嘿嘿愣住了,這個邏輯好像很嚴謹的樣子,難怪哢嚓能成為先鋒部隊的將領,自己卻不行。

黑水城的軍隊要比想象中來得更快一些。

第二天清晨時,第三師後方便傳來了履帶車的聲響,慶塵從繁火旁起身望去,卻

見上百輛展帶車如碉堡般快速駛來。

其中一輛履帶車上的旗幟招展,上麵林然是戲命師的權杖標誌,同樣也代表著王室的到來。

王室的使者下車後,UU看書 www.uukanshu.com將這次第三師抵禦巨人襲擊的功勳頒發給有功之人,連帶著慶塵也終於成為了公民。

使者與波頓客氣一番之後回到車上,再也不露麵了。

有點奇怪。

慶塵注意到,當這支部隊抵達第三師駐地之後,有17輛履帶車上的人根本就冇有下車的意思。

那些人始終藏著冇有出現,像是在靜靜的等待著什麼。

也就是這個時候,遠方大地出現一條裂痕,如閃電般快速逼近第三師駐地。

猝不及防之下,第三師數百名士兵掉入深淵!

與9號前哨基地一模一樣的深淵裂隙又來了,與此同時,那些履帶車的門終於開

了,慶塵看見一位老者披著黑色的袍子,從容不迫的走下車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鳥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